地质奇观—“棋盘滩”


 

       广西百色市田东县城北约40公里的那拨镇附近,有一片苍莽巍峨的群山,当地称之为“莲花山”,莲花山山高坡长、林木茂密,一道山间清流蜿蜒于青翠的山谷之中。在五六十年前,这一带还是遮天蔽日的原始林区,水源充盈,每一条山沟都有清泉流出,汇入山谷清流之中,沿河谷往上逆行不远,便可听到阵阵低沉的流水声和看到河谷上方浓浓的水雾,沿河两岸蜂飞蝶舞,山花烂漫。
       就在莲花山下那瓦村附近的一段河滩,出露了一片与众不同的石坪,远远望去,方方正正的石板成排成列,酷似棋盘格子,整齐得令人难于置信。这便是田东县著名的“棋盘滩”,一幅大自然的精妙杰作。
       一、关于“棋盘滩”的传说
       一处奇特的景观,一般都有一个美丽的传说,棋盘滩也是一样。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年春天,人间正值春暖花开季节,仙人们相约到人间踏青,他们驾仙鹤乘祥云来到了莲花山下的那拨河谷一带,只见这里一片鸟语花香,桃红柳绿,确实是休闲观景的好去处。当他们来到一段宽阔平坦的河谷地带时,更对眼前的一片景象惊奇不已——只见一面平坦宽大的石坪,延展在河床中间,坪面光滑平整,延绵数十丈而无一凹陷,实属罕见。仙人们不禁雅兴大发,于是有人提议,如此美妙的地方,为何不将此作为棋盘来上一局?于是一位仙姑便用簪子在石板上画上棋格,以河中各色卵石作棋子,大家兴致勃勃地下起棋来。常言道,天上一天,地上百年,只见花开花落,不经意间,河水慢慢浸淹上了石板,原来是河流的枯水季节已过,丰水季节到来了,仙人们只好丢下这盘没有下完的棋,驾鹤乘云而去。日后,这里便留下了这片奇妙非常的“棋盘滩”。
       如今的“棋盘滩”,平坦的石板顶面,方方正正的格子纵横直交,整齐划一,真如人工开凿的一般,置身其间,无不感叹世界的奇妙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棋盘”上的方形石板大小长宽各约1~2米,厚度估计超过一米,石板间水沟宽约0.3米,深0.3~0.5米,“人在石上走,水在石边流”,在石板上轻跃前行,会感到兴趣盎然,让人联想到童年跳格子的游戏。在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人们可以水不湿鞋地走到河对岸,只是在大水季节,棋盘滩的大部分会被河水淹没。
       二、“棋盘”形成的奥秘
       这些棋盘格子是经过漫长的地质历程才最终形成的,但从其形成的种种条件看,也存在很多种巧合。大自然虽然十分复杂,千姿百态,千变万化,但能如此多种条件的“巧合”,也是十分少见的,其机率实在很低。首先,构成“棋盘”要有物质基础,即要求有巨厚的砂岩层,层厚达1米以上而且质地要均匀纯净,这些岩层的生成年代大约在2.3亿年前的三叠纪中期较深水的海域。这样的岩层在整个广西,乃至整个华南地区的三叠纪地层中都十分少见。但这样的岩层一旦生成,大多质地纯净,因此强度很高,在外力作用下不像其它岩层那样易碎成小块。三叠纪晚期(距今约2.1亿年前),由于地壳运动,广西地区逐渐上升为陆地,原来呈水平状的海底沉积岩层经褶皱上升,剥蚀成山,在褶皱上升的同时,岩层在构造应力下产生的南北方向滑动挤压生成多组剪切节理缝。那拔河段那瓦村附近的石坪,则正巧处在岩层褶曲相对平坦的中间部分,地质学术语上称之为“箱状向斜”轴部,而所生成的两组直交的剪切节理,又正巧和该河段河水流向大致呈45°相交,而且此段平坦宽阔的石坪,还微微向下游作2~3度平缓倾斜,正因为这种种的巧合,才使得宽阔石坪上的这两组节理缝在流水作用下相对均衡地受到磨蚀,从而形成宽窄均匀、纵横交错的沟渠。如果流水是垂直或大致垂直于其中某一组节理缝,或缺少其中某一项条件,则不会生成如此的奇观。


 

       在距今约100万年前的新近纪晚期,田东那拔一带的地形地貌已基本定型,当时森林密布,河水充盈,其水量之大和现在无法相比,河谷中之砂岩层在流水冲刷下,尤其是在洪水季节,洪水常会夹着砂石沿岩石节理缝侵蚀磨削,经过千百年的加工雕琢,最终形成了现今的地质奇观。那瓦村附近的河水即使只在40-50年前,其水量也至少比现在大十倍以上,天然“棋盘”的范围也比现在的大得多。现今因树木少了,河水也就小了很多,很多“棋盘”也被稻田盖住了。
 

 

 

单位地址:广西南宁市青秀区园湖北路21号 邮政编码:530023 办公电话:0771-5654719 传真号码:0771-5622001
桂ICP备08002117号-2 Copyright © 广西壮族自治区地质调查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内容管理:陶文 网络安全:黄跖 网站建设: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