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金子闪闪发光

让金子闪闪发光,这是广西地质勘查总院领导班子的用人之道。近年来,广西地质勘查总院以学习型党组织建设为契机,加强人才的引进和培养,因势利导,量才而用,通过项目的实施锻炼人才,不拘一格使用人才,使得一批优秀人才脱颖而出。

 

解鸿斌:经验丰富显神通

解鸿斌同志是从区外引进的地质勘查高级工程师,他一直在野外一线从事地质找矿工作,是找矿实践经验丰富的高级人才。

20116月,解鸿斌引进到广西地质勘查总院,下半年他就在《广西贺州市朱砂冲金矿普查项目》中表现突出,得到业主的认可。在续作项目《广西贺州市黄秆冲矿区金矿详查》中,业主点名要求由他担任项目负责人。

2012年,解鸿斌作为《广西贺州市黄秆冲矿区金矿详查》的项目负责人,展现他出色的技术能力和管理水平。之前,这个矿区施工过7个钻孔,只有2个钻孔见到工业矿体,他通过现场勘查,综合研究分析已知矿体形态、产状特征,发现矿区的矿体形态受构造破碎带影响,以近似“7字型产出,即在近地表处倾角较缓,往深部倾角逐渐变陡,导致之前实施的工程产生了误判,根据最新的分析判断,他对布设的深部钻探工程及时进行了调整,最终实施的7个钻孔中有6个见到了工业矿体,见矿率高达85%。根据探槽与钻孔岩心揭露的矿石特征和矿体赋存特征分析,他通过查阅大量的资料,大胆提出这里的金矿为构造蚀变岩型金矿床,而不是之前一直认为的石英脉型金矿床。为了证实他的推断,他采集各类样品送试验室进行测试分析,如将样品送到中国地质大学进行“电子探针”测试分析金的赋存形式等等。并与南宁岩矿鉴定专家张淑玲老师及业主聘请的北京黄金武警部队老专家进行深入探讨,对该矿床的成因达成了共识,随着资料整理的完善,这一认识思路更清晰,新建立的成矿模式将对整个桂东地区前寒武系轻变质岩系内金多金属矿的成矿预测与找矿工作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在管理方面,解鸿斌有一本厚厚的管理经。他将每个阶段的工作计划都逐一列出,从技术人员调配,车辆管理,后勤保障到具体的细节安排,详细到项目推进到哪个阶段的气候适宜程度情况。根据参与项目实施的每个成员实际操作能力,相应地分担项目实施过程中的不同工种,充分挖掘项目组每个成员的潜能。此外,他还制定了完善的制度使项目组分工明确,按照阶段性工作任务和人员情况,确定分组设置和人员搭配,这样的设置加上灵活的人员调配使得工作效率很高,做到了工作时人人有活干,相互不影响,使工作开展起来十分顺畅。在技术人员短缺、人员配置流动性大以及工作任务重、周期短的情况下,他带领项目组克服种种困难,圆满的完成了整个项目的野外工作,并顺利通过专家组对野外地质资料的验收。

解鸿斌对工作质量到了近乎苛刻的地步,不容许出现一个差错。他说:“如果我们的数据有误,哪怕是一个小数点,都会带来很大的麻烦。”为此,他坚持做到100%自检和互检,还定期组织小组成员开展讨论会,交流工作中的得失,学习他人好的工作经验,这种方法大大提高了项目质量。由于野外原始资料收集齐全、规范、质量可靠,找矿成果突出,这个项目在野外验收中获得专家组的高度评价。专家组评价说:“在黄秆冲金矿详查项目锻炼过的年轻同志,几年后就具备有担当合格项目负责人的能力了!”

左二为解鸿斌
左二为解鸿斌

 

李杰:把握机遇脱颖出

李杰是从区外引进的年轻硕士。

2010年,李杰来到广西地质勘查总院,参与多目标地球化学调查项目的报告编写工作。

在编写北海地区项目报告“土壤生态环境地球化学预测预警”章节时,李杰先按照惯例查阅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发现如果要预测土壤环境的变化趋势,只能将已有1989年水系沉积物的化探数据与现在采集的土壤样分析数据对比。他认为,由于采样的介质不一样,是否有可比性值得质疑。他发现,现有的几个项目通过多年的野外工作,掌握了海量的第一手数据。如果将现有的基础数据进行综合分析,结合表层及深层样,具体到每个采样点的坐标,根据国内情境预测模型对未来的情况进行假设,不失为一个好的解决方法。他将他的想法和项目组的同事们探讨,最后决定进行大胆的尝试。“土壤生态环境地球化学预测预警”这一章在摸索中完成。令他惊喜的是,在验收过程中,专家们对他这种创新的研究模式给予了高度评价。

李杰爱思考、勤钻研、敢创新的特点很快引起分管多目标地球化学调查工作的时任副院长杨志强的关注,并及时给他指导。他也不负重望,密切关注本专业前沿性热点,大胆地将现有的基础数据进行整合,连续以第一作者写出《贵港地区土壤重金属含量变化预测》、《漓江桂林市区段沉积物重金属环境地球化学特征》、《南宁市土壤硒分布特征及其影响因素探讨》等论文,其中在中文核心期刊发表论文2篇、省级刊物1篇,2篇已被中文核心期刊收录待刊。

右一为李杰
右一为李杰

 

宫研:小荷敢露尖尖角

宫研,这个18的大小伙子,是典型的西北汉子,总是一脸的憨笑。

宫研于2007年大学毕业后来到广西地质勘查总院。工作的前四年,他一直在铝土矿勘查野外一线,逐步积累工作经验。2011年,是他重要的转折点,他担任起广西昭平县沉香冲金矿勘查的项目负责人。

第一次担任项目负责人,宫研就令人刮目相看。工作进度,质量管理,安全管理,资金账目,后勤保障,他都安排得井井有条。爬山,钻民窿,背样品,他都身先士卒。他最怕的就是钻老鼠洞式的民窿,18的大个子要挤进宽度0.3左右、高度1.5左右的民窿里,别提要采样、记录,就连挪动一下身体也变得举步为艰。“弯腰、蹲腿、躬背”,这是他总结出来的钻民窿时的“规定动作”。一条民窿,短的几米,长的几十米,碰到特别低的地方,他还得趴下来,匍匐前行一段,碰到蛇和蝙蝠也是司空见惯的事。在漆黑狭窄的小空间里,他常常一呆就是几个小时。中午出来,吃个饭,歇一会,接着再进去。一个民窿平均要采样40多个,一个样就有10斤重。常常是一天下来,累得话都不想多说。

功夫不负有心人。从2011年以来,宫研带领项目组新发现11条含矿破碎带,新发现10条含金矿化体,圈出3个矿体,发现含矿破碎带中含有新矿种――铜,找矿前景看好。

工作之余,宫研还利用业余时间加强专业知识的学习。201212月,他以206分的优异成绩考取桂林理工大学在职硕士研究生,超过录取分数线整整28分。

宫研
宫研

 

覃选:“老树”盛开大红花

覃选不老,却是广西地质勘查总院有名的“老黄牛”。

20103月以来,覃选一直从事打井找水工作,至今他参与的打井钻孔59个,成井44口。每次在工地上见到他,总是一身工作服,脚上一双不愿脱掉的球鞋,肩上背着帆布地质包,忙碌在各个机台之间。他所到之处,当地老乡们都称他为“自家兄弟”。

20118月,覃选在平果县果化镇布荣村开展广西重点岩溶流域(右江流域下游段)地下水勘查与开发示范项目的野外工作,这里是桂西南典型的岩溶大石区,岩石切割深,地质条件十分恶劣。布荣村两个屯1800 , 多年以来一直面临严重的缺水问题,碰到连续一段时间不下雨就得从外面买水运进来,一车水45吨,有时竟卖到20-30元,村民们用水极其困难。

覃选决定在这布满大石头的高山上打井,引来不少争议。这里与3公里外的右江相对高差达500600,地下水埋藏一般都很深,要在这里打井找水谈何容易。而且,他把钻孔布置在山顶上,更加令人质疑:“你是找水,还是找矿?”

当时,覃选只说了一句:“没试怎么知道没有水?”很快,通过物探发现异常,经过整整29天钻井,山顶上果然涌出渴望以久的清泉。整个山村欢腾起来,村民们大摆宴席,庆贺出水。

201210月,中国地质调查局组织野外验收时,专家们也颇感惊叹:“山顶上也真能打出水!”

左一为覃选
左一为覃选

单位地址:广西南宁市青秀区园湖北路21号 邮政编码:530023 办公电话:0771-5654719 传真号码:0771-5622001
桂ICP备08002117号-2 Copyright © 广西壮族自治区地质调查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内容管理:陶文 网络安全:黄跖 网站建设: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