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并快乐着的野外生活

这次野外工作地点位于桂西北的岩溶-丘陵地区,灰岩与砂岩组成的一座座山峰蜿蜒起伏、云雾缭绕,各种山沟地形切割较强烈。在这种地方开展水系沉积物地球化学调查,对野外工作人员来说极具挑战性。我们的驻地是在南丹县的一个叫吾隘的小镇上,小镇的面积不到一平方公里,只有一条小街道从南到北沿着清水河延伸。镇上的人比较少,大部份是壮族人,他们给我们的印象是好客和纯朴。我和老覃、小卢、小陆属于项目组的质检人员,专门负责野外采样工作组的工作质量,给新来的野外工作人员做业务培训。

20107月,天气特别闷热,气温始终35摄氏度上下徘徊。这天,头顶着晴空万里无云的蓝天,我们出发了。目的地为地形复杂的罗富幅西北部。我们搭当地采样工作人员的摩托车前往目的地,搭我的那位大约四十多岁,普通话比较流利,他指着前边层层叠叠的山峰对我说:“我们翻过这几座山就到目的地了。”沿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一条布满石块的羊肠小道弯弯曲曲地延伸到山的那边,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摩托车在羊肠小道中颠簸着往山里边,为了防止摔倒,我双手紧紧抓住摩托车屁股的铁架子,我的心也像颠簸的摩托车一样七上八下的跳动着。还好,他的车技水平很高,在这种凹凸不平的山路上驾驶摩托车轻松得像在平地一样,他的那份镇定大大减轻了我的担忧。我称赞他说他的驾车技术很好,他很慷慨地接受了我的称赞,还说他以前在贵州做过货车司机,后来因为厌倦了司机生活改行回家做生意。山里人的确很纯朴,说话做事情从来没有半点掩饰。

我们大概花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才到达工作区。工作区属于灰岩地区,地形切割较厉害,山顶与山沟之间的相对距离较大,山体中的植被较茂盛,在一定程度上给我们的工作增加了难度。我们找了一个阴凉的地方,打开地形图开始搜索工作点,发现工作点基本上都布在深沟内。这些点的样品,采样工作人员已经采集回来,我们现在的工作就是检查他们的工作质量,检查内容包括他们的采样点是否到位、采样的介质是否准确以及采样记录的完整度、准确度等等。这些点基本上都没有路到达,唯一的办法就是穿过面前那片布满灌木丛的杉树林。这些杉树长势茂盛,大部份高度在一米五到两米左右,灌木丛中有大量带刺的藤。这样的环境,对于化探工作者来说,是比较头痛的。我站在山腰向下看,除了茂盛的灌木丛以外,看不到其他任何东西。我们开始穿越杉树林,直往工作点。杉树长的是不高也不矮,尖尖的叶子刚好碰到我的身上,辣辣的、麻麻的感觉让我忘记了还在烈日的暴晒下,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淋透。这种感觉让我想起传说中的“上刀山”。大概一个小时后,我们终于到了沟底,沟底是一条小河。小河两边没有路,水里长满了灌木丛,我们踩到水里在水里的的灌木丛里行走,看样子除了采样工作人员,之前几乎没有人来过这种地方。有点像电影“阿凡达”中潘多拉星球里的场景,有“原始森林”,我们就是“野人”,就差“野兽”了。河中偶尔碰到一些小瀑布,河底的石灰岩长满了青苔,就在我走到小瀑布旁边的时候,一不小心脚一滑,一屁股坐在水里去,湿透的裤子和上衣的汗水混合在一起让我早已分不清哪些是汗水哪些是河水。其实,来到这种地方,我早已做好摔跤的准备,所以此时此刻没有半点灰心,反而有种回归大自然的自由感。走在我后面的老覃赶忙从地质包里拿出相机对住我,说:“先别起来,先别起来,我给你照张工作照!”我赶忙站起来说“平时我最酷的时候你不照,现在最‘摔’你才想到要给我照相,你真会抓拍!”

到达检查点时,一大群蚊子早就等着,像开欢迎仪式一样全都向我们身边飞来。老覃迅速从地质包里拿出驱蚊法宝——驱蚊剂,喷了几下。那些小家伙闻到它们不喜欢的味道,怏怏不乐地飞回去了。老覃露出了胜利的笑容,他说这个驱蚊剂果然够劲。我们找到了采样标志,标志清晰地写在小河旁边的大石头上,并告诉我们说当时采集的介质是小河边的转石底下的淤泥和细砂,共采集了三个子样。我用GPS在标志旁边定了点,实际采样点与预布点的距离在规范的误差范围内,证明采样工作人员的工作质量都符合规范的要求,尽管他们以前没有做过类似的工作,但是他们都能出色地完成任务。

单位地址:广西南宁市青秀区园湖北路21号 邮政编码:530023 办公电话:0771-5654719 传真号码:0771-5622001
桂ICP备08002117号-2 Copyright © 广西壮族自治区地质调查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内容管理:陶文 网络安全:黄跖 网站建设:郑力